缺觉、体力透支、疲于奔命这是很多职场女性升级为妈妈后最大的感触。  缺觉、体力透支、疲于奔命这是很多职场女性升级为妈妈后最大的感触。无天全身心投入事业又不能全天候照顾孩子这样的言行相诡让她们感到难过。

    如何化解职场妈妈的双重难过?这一问题不仅困扰着每个小家同时也令全社会关注。
  分身乏术:职场妈妈难平衡工作与孩子
  2014年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工作的李璐迎来了儿子的降生。

    从孩子出生那天起她就开启了超人模式。
  孩子一岁以前基本他国睡过什么整觉喂奶、换尿布偶然一晚上要起好几次早上六点又要爬起来上班一天能睡五六个小时都算幸运了。李璐说。
  在李璐的记忆里这些年自己经常顶着黑眼圈去上班偶然在回家的地铁上靠着门都快睡着了快节奏的生活让她有点喘不过气。
  分身乏术的不仅仅是李璐一人时间被挤占是很多职场妈妈面临的问题。

    她们不仅要面对繁重的工作更要花大量的时间照顾和教育孩子。
  2017年5月有招聘网站发布了《2017年职场女性压力报告》。

    这份覆盖超5000职场女性的调研露出受访的女性有50%以上每天花2-3小时用于孩子的功课辅导如果是二孩家庭这个时间还会更长。
  值得注重的是不少中国家庭中父亲的缺位令职场妈妈不得不承担更多负荷。
<2%。 <6%的家庭由父亲承担。   事业受阻:职场潜规则制约育龄女性   某招聘网站发布的《2016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露出95%的女性认为生育后对职场发展产生影响。        对于用人单位的潜规则李璐深有感触。她告诉记者公司里女职员一旦怀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基本都与升职加薪无缘无论工作表现杰出与否这就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她回忆自己当年也是原由这个原因没能在职位上有进一步提升机会让给了其他同事这也刀切斧砍导致她这几年面临着涨薪难的问题。   随着孩子长大面临的经济压力增添李璐从去年起就计划着跳槽的事情但经过一番简历投递后她发现自己在就业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并不指桑骂槐。        她告诉记者随着周全两孩政策落地有些企业在招聘时对于已婚已育的女性并他国太青睐会顾虑这些女性有生二胎的意愿或者不能全身心投入工作。   对于这一现象在某金融企业做人力资源工作的赵夕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坦言企业在招聘过程中对于女性的年龄和婚育状况的确会端庄考量。   企业里的一些基础岗位通常倾向于应届生或者是未婚未育的年轻女性要紧考虑她们能够有更多精力放在工作上这涉及到用人成本的问题。     赵夕说。   配套保障待完善:产假不够用哺乳室短缺   除了事业发展受限在很多职场妈妈看来产假制度和有关的配套保障也有待改善。   记者注重到目前全国31省份都延长了女性产假但对很多女性来说产假还是有些不够用。   28岁的佟丽昕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今年刚休完产假返回工作岗位的她对记者坦言至今还是不在状态4个月的产假有点短。        从生理角度上讲4个月的时间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到生产之前的状态另外孩子太小这个时候返回工作岗位状态和一心度不是很理想。在佟丽昕看来如果能够将产假延长至半年甚至是一年自己会从容很多。   除此之外单位他国专门配备哺乳室也令佟丽昕感到很不方便原由他国专门的场所很多职场妈妈只能去公司的杂物间或者卫生间非常麻烦。 <39%的女性表示单位不会为职场妈妈提供任何福利。        消除歧视不仅仅是用人单位的事   其实近年来关于职场妈妈遭遇生育瓶颈的讨论一直不断对这一问题的关注也上升到了国家层面。   例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健全劳动关系协商机制消除性别和身份歧视使更加公平守正不阿、更加充分的就业成为我国发展的优异亮点。   事实如何维护职场妈妈的权益?   对此有劳动保障专家表示如今制约职场妈妈发展的一大因素就是企业对于经济利益的考量。     解决该问题需要在加强有关法律执行力度、保障女性劳动权益的同时建立多种机制改善女性就业环境。   同时专家也强调除了用保障性条例对妇女进行保护外还要从根本上解决保护成本的问题若保护成本转移到用人单位身上会让用工成本较高的女性愈发受到用人单位歧视。   天然化解职场妈妈的困境需要的不仅仅是来自法律和制度层面的保障更需要全社会的宽恕。        正如《人民日报》去年5月发表的评论文章中所强调帮职场妈妈纾解困境尤需全社会共同努力真实为这一群体减压。   文章称尤其是随着周全两孩时代的到来应当倡导抚养孩子是家庭共同责任的理念让职场爸爸更多补位。更为关键的是整个社会还应着眼于制度设计与完善对职场妈妈给予更多的宽容和便利。这不仅仅指多设母婴室、实行弹性工作制等还包括精神层面的冷眼旁观和宽恕促进公众更多认可她们的支付与价值。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记者 张尼)